小雨/明日香/搬家到FC2去了


by aoyamaasuka

カテゴリ:挖坑有理不填無罪( 4 )

靈異事件

今天是三月18日星期六。
我必須強調,今天是三月18日星期六


早上五點55分起來上班,接著下午一點半去門諾醫院上工會規定每人每年25學分的必修課程,累癱了,在床上小躺了一陣。
睡的很熟,起來後發現已經晚上八點,於是起身去洗澡。
到這裡都還很正常。

佔好洗澡間,再轉頭過去拿洗面乳,當我挽起袖子要洗臉的時候,發現右手的貴要靜脈上貼了3M與棉花球。











愣。







這是怎麼回事?





明明記得抽血是昨天的事情。
昨天為了測肝炎抗體是否還存在,是否該打預防針而抽了血,還聽學姊教導抽血新知。
3M和棉花球,昨天洗澡時就拿掉啦?!



然後今天上完半天班,去門諾上了課,回家就扑床了嗎?
今天,沒有被抽血啊???






一陣恐怖的顫慄至我腳底冒起,直覺到事情的不對勁,二話不說先拿起電話打給昨天幫我抽血的學姊。
「學姊,請問妳昨天有沒有幫我抽小黃管?」
「應該是今天吧?妳睡昏了嗎?」
「……學姊,請問今天星期幾?」
「星期五啦!妳明天七班耶!」


七班我今天値‧過‧了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明天,職棒開幕戰興農贏了誠泰,就表示我回到過去了。



這樣如何?幫我作證吧><

問題時間
[PR]
by aoyamaasuka | 2006-03-17 23:04 | 挖坑有理不填無罪

Paradise Apartment

【明日香井 唯】

【過去、現在】



「磊哥哥,我不能當你的新娘了嗎?」

「恐怕是,小唯,妳會生氣嗎?」

「不會,因為磊哥哥已經有了最喜歡的人了,而那個人不是小唯。」綁著二根辮子的洋娃娃般小女孩說「我也會希望跟自己最喜歡的人在一起呀。」


「好過分吶,小唯。」男孩的外表雖像個小孩子,但是卻在似笑而非的臉上透露著超乎成熟的光線「難道妳就不喜歡磊哥哥嗎?」

「咦?明明就是你先不要我的!」明日香井 唯倔強的嘟起小嘴「你就儘管去追自己的幸福吧!反正我將來要嫁給誰也都不關你的事了!」

「我很抱歉。」慏天磊收起了微笑,摸了摸唯的頭「保重了,小唯,如果有緣的話妳會再看到我的。」

揮揮手,磊快步且輕巧地離開了月台。唯一直目送磊的背影離去之後,才把心理的疑問大聲吼出來:「你連去哪裡都不肯跟說,我怎麼可能再看到你呀?!」










(八年後 天堂公寓C-303)



「磊哥哥……」

突然地從夢中驚醒,我望著新搬進來的這個家中仍然雜亂的一切,但思緒又飛回夢中,努力回想著那個人的樣子。

慏天磊,怎麼會夢到他呢?

唉唉,想到他離開的這八年中,他是如何逍遙,我又是如何悲慘,就覺得這世界真是不公平到爆!




我知道跟慏天財閥的婚姻對家裡有多麼重要,我也知道從出生時歲就訂下的婚約如果毀婚的懲罰,我更知道自己出生在這種大家庭是沒有所謂自由戀愛可言的。

但是12歲起就被施以所謂的新娘教育,被大人們養成「如溫室中的花朵般的嬌弱的大家閨秀」,家裡的人會讓我唸音樂系也只是因為「這樣看起來比較有氣質」!老天,這是哪門子爛理由?

爺爺居然說出「誰都可以,只要是慏天家的人就好」這種話!在磊哥哥離家出走後,我被迫與他的堂哥、叔叔、表弟、舅舅,甚至外甥(雖然要叫磊哥哥叔叔,但是比磊哥哥大三歲),只要他們家還沒娶的就硬叫我配對,我當時一個13歲的小女孩,玩都還沒玩夠呢,哪有空理那些大人?

19歲那年,我的婚約對象「再度」決定了,磊哥哥的二伯因年紀輕輕就喪妻所以決定要我做繼室那個大我25歲的老頭,這下可不得了了。我終於了解磊哥哥要離家除了性向以外,還有家族的那種黑暗政治因素才是真正的讓人厭惡作嘔。

「爸、媽,原諒女兒不孝,我配不上慏天財閥的公子,請原諒我退婚,並以離家出走來宣示我堅持的決心。勿掛念。女兒 唯 敬啟」




******************************




因為異想的某友(同意後才可公開ˇˇˇ)居然願意收留我家小唯,所以自2003年以後就被我冰凍的公寓文系列又開始萌起了再寫的火苗ˇ更恐怖的是還有圖ˇˇˇ我居然被自己創的角色給炸到(毆毆毆)感謝妳的噴血圖哦ˇˇˇ(CHUˇ)


2005年系列也出來囉ˇ當時瘋狂寫文的大家現在都在忙什麼呢?





說到這個亂入文系列,就一定要感謝辛苦的音音家+ A Day...幫大家統整,不然ic爛了以後大家的資料真的都不知道流落何方了|||||||||||






唯的對象不是磊啦@@||||||||||磊已經有人家了bbbbbb





怎麼寫文感覺好像養孩子呀@口@||||||||||||||
[PR]
by aoyamaasuka | 2005-03-09 00:01 | 挖坑有理不填無罪

half minute fable---outnovel


獻給讓這篇文起頭的阿世ˇ還有支持乾觀的大家ˇ










致 木之本櫻 小姐:


好久不見,我是觀月歌帆。大家都好嗎?


艾里歐和我已經從英國歸來。這次的回國,二人都有在日本長住下來的打算。
而且,也是該回來的時候了。

我將接管月峰神社。期盼你們的大駕光臨。



觀月 歌帆 上





















-------------半分鐘傳說---番外篇---------------




















「那個姓觀月的,還有我的舊主人回來了?」庫洛牌的守護之獸‧可魯貝洛斯用標準關西腔,聽起來很不爽的語氣,敘述一個牠有點不想接受的事實。「難怪最近太陽總是告訴我那邊出了點事情,卻無法正確的讀出來。」


「觀月老師和艾里歐一定是有事才回來的。我也有感覺。」不同於以往的侃侃長談,倉促的筆跡似乎暗示著什麼。13歲的木之本櫻皺起眉頭,隱約感覺到隱藏在字裡行間的不尋常。


「如果又是跟庫洛牌有關的事,那不就表示我又有機會拿起攝影機拍下小櫻活躍的樣子了嗎?太好了!」無視於緊張的二人,手捧著臉頰已經沉入幻想世界的大道寺知世開始在腦海裡構思著一張張的衣服設計圖。


「月知道這件事嗎?」可魯貝洛斯問。「最近好像都沒看到他。」

「小可你又忘了啦。」用手指戳向黃色生物。「雪兔哥跟哥哥去北海道見習了,要二個星期呢。」

「所以……這必須靠我們自己解決了……。」守護之獸歪著頭,突然拍掌大叫「那個死小鬼呢?妳告訴他了嗎?」

「嗯,剛剛說了。」想到遠在香港的小狼,櫻的臉微微泛紅。「接到信之後,我就立刻打給他了。」

「他怎麼說?」可魯問。

「小狼叫我先別擔心,他會在二個星期後,中國的過年時來日本一趟。」

「……………二個星期?有沒有誠意呀那小子?」

「小櫻的衣服………」沉入想像中的某人。



「所以,」可魯乾咳了一聲,把話題拉回「或許我們可以先到月峰神社一趟,沒問題吧?」





**************************







好久沒寫文了....................萬事起頭難果然是對的(汗)又面臨開頭寫8次的窘境^^bbbbb

這篇是出自好友世羽的半分鐘傳說裡的番外,因為想寫ccs那邊的人物對於觀月老師的堂弟觀月初(偽)成為另一個魔法使的想法的故事,在今晚月黑風高又沒網路時就動手了ˇ


世羽是主推乾觀的頭頭,老實說我就是被她洗腦的ˇ所以才會對草太英真有怨念呀= =+
[PR]
by aoyamaasuka | 2005-01-29 01:21 | 挖坑有理不填無罪
「哇哇~這棟公寓太棒了!」


我拖著笨重的行李,通過了這裡的視網膜、指紋及聲紋的掃描後(他們是什麼時候設定的呀?),站在我的C-303窗口,往外看著這棟十二層高,看似普通公寓,一定很適合我在這裡隱居……不,是躲我那個死老爸。他一定沒有想到冰雪聰明的女兒居然會躲在台灣,而且是躲在這種荒郊野外、夠隱密、夠普通(?)、家裡的啥撈子鬼保鑣一定都找不到的公寓。
我昨天差人送來的史特勞斯鋼琴應該已經到了吧。鋼琴鋼琴……
哈,太好了,已經安穩的放在琴室裡了呢~調過音了嗎?
嗯嗯,調過了。那我來試試我的畢業曲吧。





「喂,喂喂,姊姊?姊-姊-呀!!!!!」

剛剛從迷離的意識中回來,發現到有人在叫我---是一個可愛的小弟弟呢。

「姊姊,我已經叫妳好幾聲啦!本來還以為妳是聾子音樂家呢!」

「啊?真的嗎?」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我練琴的時候就會這樣……請問有什麼事嗎?」淑女的微笑和禮貌是敦親睦鄰必要的。

「大姊姊,音樂是滋養人心的。妳彈的曲子雖然怪卻非常好聽,可是下次能不能請妳彈琴的時候記得關門呢?」這位小弟看起來一副非常老成的樣子,有點像在說教「否則就浪費了這棟公寓的高級隔音設備了。」

「咦?」我照小弟弟的話,眼睛往門的方向一晃,果然我的大門就像分居夫妻似的各佔據門的一方。再往琴房的方向一看,嗯嗯……看來這二片門的感情也不太好……

「姊姊,妳是今天搬進來的對不對?看妳的行李都還沒整理呢。」他指向我攤在地上亂七八糟的行李,複雜的表情看著。

「是的是的,我是明日香井 唯,請多指教。」九十度的鞠躬,希望補救還唯時不晚。「小弟弟,你呢?」

「我是陳思維,13歲,住妳樓下,也就是C-203。」臉上好像略帶怒氣「還有,不-要-叫-我-小-弟-弟!」甩門而去。




「好…好兇哦。」有點怕怕的……說實在,我並不善於應付這種場面。剛才難道是13歲的少年正在轉大人所以有叛逆期的反抗嗎?

我了解,因為我也在叛逆期呀~哈!






整理行李花了我一個上午的時間。其實我的東西並不多,麻煩的只是我一個收納箱和書桌都沒買,所以我的主機和電玩片全散落一地,連電腦也是隨便擺在地上的。
家具櫃?34吋的平面電視放下去就幾乎沒地方可以容納其他東西了!SS、PS2、任天堂、DC、超任、X-BOX……全都在呼喚我要我盡快給它們一個家。
「不行!還得拜訪鄰居先。」我從背包內拿出我要給新鄰居的見面禮,還希望他們會喜歡。

敦親睦鄰是很重要的。
先去向剛才的思維弟弟道歉好了。




「思……陳先生,你在家嗎?」

「有事嗎?」啊啊,太好了,是他開的門,可是卻睡眼惺忪的樣子。他家裡沒有大人在嗎?

「思維……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隨便啦!什麼事情?」

「我是今天新搬進來的明日香井 唯,請多指教。這是一點小意思。」送給他的是我剛才在路上發現的一間超好吃的蛋糕店的蛋糕,小孩子應該是喜歡吃甜點的……

「這妳剛才不是都說過了嗎?」他有收下蛋糕耶~「幹麻還要來再講一次?」

「這是應該的啊。」微笑、微笑「而且,剛才沒有送禮嘛。對了,你爸媽都不在家嗎?」

「我沒有爸媽。」嗯?殺氣?「明日香井小姐,在這裡…最好不要知道太多別人的事情……否則妳怎麼消失的都不知道。」

「消失?我幹麻要消失?」我現在就是消失中呀!

「算了……」思維手按著頭,是頭痛嗎?「妳手上那堆該不會是還要去送吧?」

「是呀。」我看著手上的六盒蛋糕「我想,今天先拜訪我們C棟的鄰居們好了,或許我以後還會發生練琴時忘記關門的事……總是要跟大家先說一聲的。」

「唉……隨便啦……」思維手越按越緊,看來真的是身體不舒服「妳就去吧……我好想睡哦……」

「好好,我不打擾你了,快點睡,好好養好身體哦。你真的有點偏瘦耶,這樣會長不高哦……」


「拜託妳快點走好不好啦!」好…好兇哦……叛逆期的少年血氣方剛,我還是順他的意好了。






「紅……」拿起內線電話,陳思維打了一個號碼之後以虛脫無力的聲音叫著對方。
「有事嗎?」話筒內傳來陣陣打鍵盤的聲音,果然還是在工作。
「幫我查明日香井的來歷好嗎?總覺得她眼熟的令人討厭。」
「五分鐘後輸入你的電腦。」電話掛上。






接下來本應該是C-603,但是主人好像不在,C-403、503和703目前還是空屋,所以我繼續朝C-803走。

「啊,妳好。」出來應門的是一位黑短髮的俏麗型小姐。

「您好,我是C-303的明日香井 唯,今天剛搬來的。」蛋糕蛋糕…「這是一點小意思,那個……請問我今天練琴的聲音有吵到妳嗎?」

「阿璃,有客人嗎?」傳來一個頗有朝氣的女聲「啊!是和思維吵架的姊姊!」

啊哈哈哈……尷尬了,沒想到我還真是一進來就給人不好的印象呀……「您好,我是明日香井 唯,既然妳有聽到我跟思維說話,那妳應該也有聽到我彈的那個怪曲子……」

「我是C-903的阮琴筑。這位是阿璃,黎水璃,我是來這邊幫忙(兼搗蛋)的。妳彈琴我沒聽到,但是妳跟思維說話的時候正好我來了,所以門是開著的。」琴筑說話很快,卻字正腔圓。我的中文還應付得來。


(咦?那今天思維跟我說話的時候,說的是哪國語言呀?日文還是英文?我回答的太順口了,怎麼想不起來呢……?)


「明日香井小姐?」黎水黎推了推眼鏡「你想事情想到出神哦?」

「啊啊,抱歉抱歉。」又來了,壞習慣「叫我唯或小唯吧!那個姓氏聽起來就煩……請問黎小姐是作什麼工作的呢?」黎的房間一片白淨,裡面聽到的除了有電腦主機的聲音外,還有印表機未間斷的工作聲。

「妳也一樣,叫我阿璃就行了。」親切的微笑「我只是個編輯社的排版員罷了。」

「那妳也叫我琴筑吧。我是青春活潑的女國中生。」似乎很開心地,眼睛笑成了一條線「好棒哦,這裡又有女生搬進來了。」

「這裡女生很少嗎?」我歪著頭問道。

「嗯,少到恐怖。」琴筑手雙垂在胸前裝鬼樣「C棟就我們三個,B-209的醒夢,D-402的宛泠,D-504的翎鈴和D-1004的涵音,目前以上共七名。」

「哇!琴筑,妳是都去調查過了嗎?」阿璃問道。看來她的眼鏡好像太厚了點,一直不停的用手去推。

「哪有,只要常待在天堂咖啡館就可以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哦。」琴筑的眼睛又瞇成了一條線「唯姐,有空可以去天堂咖啡坐坐,大家通常都會在那裡呢。」

「好,我知道了。」啊啊,看來這裡的人都是好人,太棒了。






「紅,有幾個戴著太陽眼鏡的怪叔叔一直在公寓門口徘徊耶。」

「……要怎麼做?」

「如果他們再試圖硬闖一次,就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好了。」

「我知道了。」說完,準備要掛上電話。

「等等,房東的電話也敢掛!你知道那些人是哪裡來的嗎?」方墨羅雖然有點生氣,但是卻一點威脅感也沒有。

「跟著明日香井來的。」

「今天搬來的明日香井?天呀,我好像收了一個麻煩。紅,把她的資料傳給我。」

「三分鐘後輸入你的電腦。」電話掛上。

「……」好樣的,紅。小心你的房租!






C-1003裡面。


席靖淵先生和立鶴先生都是人看起也都很好,還邀我進門坐坐。聽說席先生的茶很適合配蛋糕,所以我就進去了。


「唯,謝謝妳,蛋糕很好吃。」C-1103的立鶴先生也是學術型美少年,戴副眼鏡,頭髮非常亂,很有藝術家的氣質。

「哪裡,我覺得席先生的茶才好喝。」茶葉,紅茶的茶葉耶!而且是純正的大吉嶺紅茶呢!不是像台灣的茶店端出來的紅茶居然是茶包,真是太好笑了。

「可是我覺得天堂咖啡的更棒。」席先生是醫師,但是看起來更像陽光少年,說他28歲我還覺得有點老。

「唯,妳是大學生吧?音樂系的?」立鶴先生似笑非笑的看著我,隔著鏡片我不太懂他的意思,但我還是照實回答。

「是的,我現在在唸東京大學台北分部,音樂系三年級。不過是最近才請學校讓我轉來的,因為我在躲……」啊,糟了!

「躲什麼呀?」席先生眼光銳利的看著我,怎麼辦呀,嗯…這個…

「躲…躲…躲……躲避球!」我彷彿看到這房子吹起了一陣陣冷風,唉……掰的太離譜了……

「呵呵,躲避球是個很好的運動。」立鶴先生微笑著說「老少咸宜卻不會流很多汗,可訓練反應又刺激腦神經,實在是『舉家運動,呼朋喚友,常備之球』呀!」

「立鶴,你電視看太多了啦。」席先生笑著捶了一記立鶴先生(好像很痛……)「唯,妳一個女孩子出門在外,如果有什麼需要的可以盡量找我們幫忙。」

嗯嗯…我拚命的點頭。他們果然是好人,沒有拆穿我真是大感謝。



「不過,思維忘記說了,以後練琴的時候,不只要關門,還要記得關窗戶,」立鶴先生說「妳今天彈的曲子很好聽……是什麼曲目呀?」

「『我的夏天』期中考的自由創作考試。」立鶴先生居然沒有說那是怪曲子,我好感動哦!「我試著把台灣夏天的華麗感給寫了出來,但總覺得還沒達到滿意階段……」

「如果第二段改用小調不是比較好嗎?」席先生笑笑說「台灣實在是太熱了,小調可以增加清涼感。」

「是靈異感吧,」小調……想到就一陣冷汗「我總覺得…小調是恐怖或哀傷時才用的……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是有這種感覺。」

「是嗎?靖淵,要不要幫她看看?」對了!席先生是醫師嘛!

「不了,我是小兒科醫生又不是心理醫生。」席先生苦笑。果然依我的年紀看小兒科還是不行嗎……

「對哦!這種事搞不好找藍洛還適合些。」立鶴先生非常樂地,眼睛閃過一抹調皮的光芒「那為什麼小孩子都喜歡找你談大人的事情呀?」

「我怎麼知道!反正小孩子就是喜歡想些有的沒的。」

「是是是。對了,唯,」立鶴先生突然轉成了嚴肅的口氣「我是日夜生活顛倒的人,這棟公寓裡有很多人也都是這樣,他們從事著特殊職業,要是妳吵到他們的話日子恐怕會不好過哦。」

「是的,我知道了,謝謝立鶴先生。」日子會不好過……?什麼意思呀?

「不用叫我『先生』啦,叫我立鶴就好了,反正我們差不多歲。」對哦,立鶴先生他看起來也不大,叫先生好像叫老了。

「那我也要!唯,叫我靖淵大哥吧!」哦哦,爆陽光的笑容,好刺眼。


「好的,立鶴,靖淵大哥。」微笑,微笑「接下來我想去拜訪C-1203的住戶,想先請問一下他是個怎樣的人呢?」如果是像我前面遇到的幾位都這麼好就好了。

「嗯…締亞.路非爾呀……」靖淵大哥說「我知道他是插畫家兼藥師,我這裡沒藥時都會去找他要。但是我跟他並不熟……」

「締亞他去交稿了,我看大概要明天才會回來。」立鶴笑笑的喝了口茶「他這個大路痴搞不好會跑到墾丁去,順便渡個假。」

「墾丁!哇!我來台灣之後第二想去的地方耶~」藍天、碧海、浮潛、白沙灣~~~~~~~~台灣的海呀!!!



「哦,那找個休假日大家一起去吧,立鶴?」

「可以呀!」立鶴先生打了個呵欠,果然是日夜顛倒的原因嗎?總覺得他看起來很累「唯,妳多坐一下,我回我家補眠了。11點叫我可以嗎?靖淵?」

「好的,唯妳坐,我送他上去。」

「不了,我先回家吧。我家都還沒整理,待會兒還想去採購一番呢。」嗯嗯…這二盒蛋糕得自己吃掉了……「我會再來玩的。」

「「再來玩呀!」」二人異口同聲地說。我也開心的揮著手走下樓了。







後記:
嗯……現在的時間只夠我寫C棟的住戶們(還有二位沒寫到……對不起!我沒時間了><)
千金大小姐的個性還真難抓(看來我沒有過好命的料),各位大人如果有被我寫的的也請多給我些批評,小女子感激不盡。
[PR]
by aoyamaasuka | 2003-02-14 14:28 | 挖坑有理不填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