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明日香/搬家到FC2去了


by aoyamaasuka
「哇哇~這棟公寓太棒了!」


我拖著笨重的行李,通過了這裡的視網膜、指紋及聲紋的掃描後(他們是什麼時候設定的呀?),站在我的C-303窗口,往外看著這棟十二層高,看似普通公寓,一定很適合我在這裡隱居……不,是躲我那個死老爸。他一定沒有想到冰雪聰明的女兒居然會躲在台灣,而且是躲在這種荒郊野外、夠隱密、夠普通(?)、家裡的啥撈子鬼保鑣一定都找不到的公寓。
我昨天差人送來的史特勞斯鋼琴應該已經到了吧。鋼琴鋼琴……
哈,太好了,已經安穩的放在琴室裡了呢~調過音了嗎?
嗯嗯,調過了。那我來試試我的畢業曲吧。





「喂,喂喂,姊姊?姊-姊-呀!!!!!」

剛剛從迷離的意識中回來,發現到有人在叫我---是一個可愛的小弟弟呢。

「姊姊,我已經叫妳好幾聲啦!本來還以為妳是聾子音樂家呢!」

「啊?真的嗎?」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我練琴的時候就會這樣……請問有什麼事嗎?」淑女的微笑和禮貌是敦親睦鄰必要的。

「大姊姊,音樂是滋養人心的。妳彈的曲子雖然怪卻非常好聽,可是下次能不能請妳彈琴的時候記得關門呢?」這位小弟看起來一副非常老成的樣子,有點像在說教「否則就浪費了這棟公寓的高級隔音設備了。」

「咦?」我照小弟弟的話,眼睛往門的方向一晃,果然我的大門就像分居夫妻似的各佔據門的一方。再往琴房的方向一看,嗯嗯……看來這二片門的感情也不太好……

「姊姊,妳是今天搬進來的對不對?看妳的行李都還沒整理呢。」他指向我攤在地上亂七八糟的行李,複雜的表情看著。

「是的是的,我是明日香井 唯,請多指教。」九十度的鞠躬,希望補救還唯時不晚。「小弟弟,你呢?」

「我是陳思維,13歲,住妳樓下,也就是C-203。」臉上好像略帶怒氣「還有,不-要-叫-我-小-弟-弟!」甩門而去。




「好…好兇哦。」有點怕怕的……說實在,我並不善於應付這種場面。剛才難道是13歲的少年正在轉大人所以有叛逆期的反抗嗎?

我了解,因為我也在叛逆期呀~哈!






整理行李花了我一個上午的時間。其實我的東西並不多,麻煩的只是我一個收納箱和書桌都沒買,所以我的主機和電玩片全散落一地,連電腦也是隨便擺在地上的。
家具櫃?34吋的平面電視放下去就幾乎沒地方可以容納其他東西了!SS、PS2、任天堂、DC、超任、X-BOX……全都在呼喚我要我盡快給它們一個家。
「不行!還得拜訪鄰居先。」我從背包內拿出我要給新鄰居的見面禮,還希望他們會喜歡。

敦親睦鄰是很重要的。
先去向剛才的思維弟弟道歉好了。




「思……陳先生,你在家嗎?」

「有事嗎?」啊啊,太好了,是他開的門,可是卻睡眼惺忪的樣子。他家裡沒有大人在嗎?

「思維……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隨便啦!什麼事情?」

「我是今天新搬進來的明日香井 唯,請多指教。這是一點小意思。」送給他的是我剛才在路上發現的一間超好吃的蛋糕店的蛋糕,小孩子應該是喜歡吃甜點的……

「這妳剛才不是都說過了嗎?」他有收下蛋糕耶~「幹麻還要來再講一次?」

「這是應該的啊。」微笑、微笑「而且,剛才沒有送禮嘛。對了,你爸媽都不在家嗎?」

「我沒有爸媽。」嗯?殺氣?「明日香井小姐,在這裡…最好不要知道太多別人的事情……否則妳怎麼消失的都不知道。」

「消失?我幹麻要消失?」我現在就是消失中呀!

「算了……」思維手按著頭,是頭痛嗎?「妳手上那堆該不會是還要去送吧?」

「是呀。」我看著手上的六盒蛋糕「我想,今天先拜訪我們C棟的鄰居們好了,或許我以後還會發生練琴時忘記關門的事……總是要跟大家先說一聲的。」

「唉……隨便啦……」思維手越按越緊,看來真的是身體不舒服「妳就去吧……我好想睡哦……」

「好好,我不打擾你了,快點睡,好好養好身體哦。你真的有點偏瘦耶,這樣會長不高哦……」


「拜託妳快點走好不好啦!」好…好兇哦……叛逆期的少年血氣方剛,我還是順他的意好了。






「紅……」拿起內線電話,陳思維打了一個號碼之後以虛脫無力的聲音叫著對方。
「有事嗎?」話筒內傳來陣陣打鍵盤的聲音,果然還是在工作。
「幫我查明日香井的來歷好嗎?總覺得她眼熟的令人討厭。」
「五分鐘後輸入你的電腦。」電話掛上。






接下來本應該是C-603,但是主人好像不在,C-403、503和703目前還是空屋,所以我繼續朝C-803走。

「啊,妳好。」出來應門的是一位黑短髮的俏麗型小姐。

「您好,我是C-303的明日香井 唯,今天剛搬來的。」蛋糕蛋糕…「這是一點小意思,那個……請問我今天練琴的聲音有吵到妳嗎?」

「阿璃,有客人嗎?」傳來一個頗有朝氣的女聲「啊!是和思維吵架的姊姊!」

啊哈哈哈……尷尬了,沒想到我還真是一進來就給人不好的印象呀……「您好,我是明日香井 唯,既然妳有聽到我跟思維說話,那妳應該也有聽到我彈的那個怪曲子……」

「我是C-903的阮琴筑。這位是阿璃,黎水璃,我是來這邊幫忙(兼搗蛋)的。妳彈琴我沒聽到,但是妳跟思維說話的時候正好我來了,所以門是開著的。」琴筑說話很快,卻字正腔圓。我的中文還應付得來。


(咦?那今天思維跟我說話的時候,說的是哪國語言呀?日文還是英文?我回答的太順口了,怎麼想不起來呢……?)


「明日香井小姐?」黎水黎推了推眼鏡「你想事情想到出神哦?」

「啊啊,抱歉抱歉。」又來了,壞習慣「叫我唯或小唯吧!那個姓氏聽起來就煩……請問黎小姐是作什麼工作的呢?」黎的房間一片白淨,裡面聽到的除了有電腦主機的聲音外,還有印表機未間斷的工作聲。

「妳也一樣,叫我阿璃就行了。」親切的微笑「我只是個編輯社的排版員罷了。」

「那妳也叫我琴筑吧。我是青春活潑的女國中生。」似乎很開心地,眼睛笑成了一條線「好棒哦,這裡又有女生搬進來了。」

「這裡女生很少嗎?」我歪著頭問道。

「嗯,少到恐怖。」琴筑手雙垂在胸前裝鬼樣「C棟就我們三個,B-209的醒夢,D-402的宛泠,D-504的翎鈴和D-1004的涵音,目前以上共七名。」

「哇!琴筑,妳是都去調查過了嗎?」阿璃問道。看來她的眼鏡好像太厚了點,一直不停的用手去推。

「哪有,只要常待在天堂咖啡館就可以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哦。」琴筑的眼睛又瞇成了一條線「唯姐,有空可以去天堂咖啡坐坐,大家通常都會在那裡呢。」

「好,我知道了。」啊啊,看來這裡的人都是好人,太棒了。






「紅,有幾個戴著太陽眼鏡的怪叔叔一直在公寓門口徘徊耶。」

「……要怎麼做?」

「如果他們再試圖硬闖一次,就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好了。」

「我知道了。」說完,準備要掛上電話。

「等等,房東的電話也敢掛!你知道那些人是哪裡來的嗎?」方墨羅雖然有點生氣,但是卻一點威脅感也沒有。

「跟著明日香井來的。」

「今天搬來的明日香井?天呀,我好像收了一個麻煩。紅,把她的資料傳給我。」

「三分鐘後輸入你的電腦。」電話掛上。

「……」好樣的,紅。小心你的房租!






C-1003裡面。


席靖淵先生和立鶴先生都是人看起也都很好,還邀我進門坐坐。聽說席先生的茶很適合配蛋糕,所以我就進去了。


「唯,謝謝妳,蛋糕很好吃。」C-1103的立鶴先生也是學術型美少年,戴副眼鏡,頭髮非常亂,很有藝術家的氣質。

「哪裡,我覺得席先生的茶才好喝。」茶葉,紅茶的茶葉耶!而且是純正的大吉嶺紅茶呢!不是像台灣的茶店端出來的紅茶居然是茶包,真是太好笑了。

「可是我覺得天堂咖啡的更棒。」席先生是醫師,但是看起來更像陽光少年,說他28歲我還覺得有點老。

「唯,妳是大學生吧?音樂系的?」立鶴先生似笑非笑的看著我,隔著鏡片我不太懂他的意思,但我還是照實回答。

「是的,我現在在唸東京大學台北分部,音樂系三年級。不過是最近才請學校讓我轉來的,因為我在躲……」啊,糟了!

「躲什麼呀?」席先生眼光銳利的看著我,怎麼辦呀,嗯…這個…

「躲…躲…躲……躲避球!」我彷彿看到這房子吹起了一陣陣冷風,唉……掰的太離譜了……

「呵呵,躲避球是個很好的運動。」立鶴先生微笑著說「老少咸宜卻不會流很多汗,可訓練反應又刺激腦神經,實在是『舉家運動,呼朋喚友,常備之球』呀!」

「立鶴,你電視看太多了啦。」席先生笑著捶了一記立鶴先生(好像很痛……)「唯,妳一個女孩子出門在外,如果有什麼需要的可以盡量找我們幫忙。」

嗯嗯…我拚命的點頭。他們果然是好人,沒有拆穿我真是大感謝。



「不過,思維忘記說了,以後練琴的時候,不只要關門,還要記得關窗戶,」立鶴先生說「妳今天彈的曲子很好聽……是什麼曲目呀?」

「『我的夏天』期中考的自由創作考試。」立鶴先生居然沒有說那是怪曲子,我好感動哦!「我試著把台灣夏天的華麗感給寫了出來,但總覺得還沒達到滿意階段……」

「如果第二段改用小調不是比較好嗎?」席先生笑笑說「台灣實在是太熱了,小調可以增加清涼感。」

「是靈異感吧,」小調……想到就一陣冷汗「我總覺得…小調是恐怖或哀傷時才用的……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是有這種感覺。」

「是嗎?靖淵,要不要幫她看看?」對了!席先生是醫師嘛!

「不了,我是小兒科醫生又不是心理醫生。」席先生苦笑。果然依我的年紀看小兒科還是不行嗎……

「對哦!這種事搞不好找藍洛還適合些。」立鶴先生非常樂地,眼睛閃過一抹調皮的光芒「那為什麼小孩子都喜歡找你談大人的事情呀?」

「我怎麼知道!反正小孩子就是喜歡想些有的沒的。」

「是是是。對了,唯,」立鶴先生突然轉成了嚴肅的口氣「我是日夜生活顛倒的人,這棟公寓裡有很多人也都是這樣,他們從事著特殊職業,要是妳吵到他們的話日子恐怕會不好過哦。」

「是的,我知道了,謝謝立鶴先生。」日子會不好過……?什麼意思呀?

「不用叫我『先生』啦,叫我立鶴就好了,反正我們差不多歲。」對哦,立鶴先生他看起來也不大,叫先生好像叫老了。

「那我也要!唯,叫我靖淵大哥吧!」哦哦,爆陽光的笑容,好刺眼。


「好的,立鶴,靖淵大哥。」微笑,微笑「接下來我想去拜訪C-1203的住戶,想先請問一下他是個怎樣的人呢?」如果是像我前面遇到的幾位都這麼好就好了。

「嗯…締亞.路非爾呀……」靖淵大哥說「我知道他是插畫家兼藥師,我這裡沒藥時都會去找他要。但是我跟他並不熟……」

「締亞他去交稿了,我看大概要明天才會回來。」立鶴笑笑的喝了口茶「他這個大路痴搞不好會跑到墾丁去,順便渡個假。」

「墾丁!哇!我來台灣之後第二想去的地方耶~」藍天、碧海、浮潛、白沙灣~~~~~~~~台灣的海呀!!!



「哦,那找個休假日大家一起去吧,立鶴?」

「可以呀!」立鶴先生打了個呵欠,果然是日夜顛倒的原因嗎?總覺得他看起來很累「唯,妳多坐一下,我回我家補眠了。11點叫我可以嗎?靖淵?」

「好的,唯妳坐,我送他上去。」

「不了,我先回家吧。我家都還沒整理,待會兒還想去採購一番呢。」嗯嗯…這二盒蛋糕得自己吃掉了……「我會再來玩的。」

「「再來玩呀!」」二人異口同聲地說。我也開心的揮著手走下樓了。







後記:
嗯……現在的時間只夠我寫C棟的住戶們(還有二位沒寫到……對不起!我沒時間了><)
千金大小姐的個性還真難抓(看來我沒有過好命的料),各位大人如果有被我寫的的也請多給我些批評,小女子感激不盡。
[PR]
# by aoyamaasuka | 2003-02-14 14:28 | 挖坑有理不填無罪